我知道很病態,但是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我只能用這樣的方法強制替換。



刪掉的空間比預期中還來地快就重新填滿,
然後我每天看著這重新填滿的部分,
以此忘記那些被刪掉的部分。

這次,
我不要再想著一舉一動背後是否代表了什麼含意,
不要揣測、不要試探,
只要能開心的時候開心就好,
只要想開口的時候開口就好。



因為不想花太多時間在等待、在確認。



放在側著頭就能看到的地方,
看著這黑暗中唯一的光亮入眠,
默念著、想著。

看著這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我知道在現在的黑暗中唯一的光亮是什麼,
我希望有一天這光亮真的能在黑暗中陪在我身邊。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新的不來,舊的不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iji 的頭像
jiji

Crying Smiley Clown

jij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