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淚換來的教訓總是八股,最中肯的的建議總是官腔,
所以忠言膩耳,對於受傷我們總是選擇身體力行。

 

掏心掏肺結果對方掏掏耳屎,
苦苦等待結果對方說他剛在棒賽,
遇到這種人就叫他假賽,算自己衰打丟賽

 

 

天要下雨,妹要走人,是這世界上少數任憑你力敵千軍、武勝萬人也沒有辦法阻攔的事情。

 

被打槍這件事就跟打槍一樣,
兩三天一次你會翻白眼兼腳軟,
一天很多次到後來你就會麻木沒知覺了。

 

人們都站在自己立場各說各話,
所以沒有善終的感情都變成了羅生門。

 

誰也不要為難誰,沒有什麼樣的快樂值得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我們可以在不同時間和不同對象將同樣的痛苦一再重蹈覆轍,
卻無法把與某些人在某些時間的美好在過了那個當下後複製。

 

兔子不吃窩邊草
好馬不吃回頭草
枝上柳綿吹又少
天涯何處無芳草

 

所謂長大到底是更有能力追求,還是更有能力克制

 

我字字的珠璣是個痛苦的正確,
我不是大師,是坨大便

 

當還沒有作出每個抉擇的能力和承擔其所可能造成代價的膽識之前,
都沒有資格抱怨任何因為沒有決定權所帶來的不便。

認份地當個螺絲。

 

 

原來聽著執迷不悟的人鉅細靡遺講著卑微地被變了心的流水帳,
是如此無聊的一件事。
卑微無法解決任何事,因為重點不在你姿態不夠低;
而是很簡單的不對了、不愛了而已。

 

寧缺勿濫,齊大非偶;慾深谿壑,無人之境。

 

 

所謂中肯只是說沒人敢說的,而不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與其假道學,我寧願認清自己的低等,
去掉自欺以後,就剩要不要欺人而已。

 

腦子跟肌肉一樣,充血時看到的都是過於放大的美好假像,
冷靜下來後才會看清根本不是這樣。

 

最初是有意為之,接著無意而為,
最終成了原罪。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遊盡千水忘滄海,觀遍群雲遺巫山。

 

買來的東西會被珍惜,買得到的關係卻不會,
期待被買的人不願承認自己身上貼著價格標籤,
而出錢的人不會坦承把買來的人看得多賤。

 

 

當別人選擇了你,些許的欣喜之後會進一步想了解原因,
不再像過去廢盡心思後獲得了對方青睞,
便開心地只想快點和對方立下白紙黑字的承諾。
過度的欣賞和殷勤往往來自於錯誤的期待,糊塗一場最終分開,
清楚告訴對方自己的缺陷,若發現不合口味,
與其錯食後拉肚子,不如即便送到嘴邊也推開。

 

生旦易得,難遇一丑。
精彩不亮麗,起落是無常。

 

 

假如有絕對的對錯,就幾乎沒有真正的無辜,
不是拉一把的,連旁觀都是推波助瀾,難辭其咎;
若想用"起碼"、"至少"這些字眼來當作違道背德的最後抗辯,
即便薄弱,也是由別人提辯,自己是最沒資格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iji 的頭像
jiji

Crying Smiley Clown

jij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YMT
  • 所謂長大到底是更有能力追求,還是更有能力克制
    框噹,心中一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