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回歸到這。



差點睡過頭就到左營的高鐵後,
等待時間始於放空佐以幾首葉青,
久未嘗到的最習慣的燒酒雞,

接著是發現電腦裡那理應刪除的殘渣,
當初吃下肚的秤砣已經消化完畢所以心也不再那麼鐵,
就放著吧,當作是緬懷那還有著無以名狀卻自認或者也有他認的吸引氣息。



就開關理論來說,應該是關上了而且壞掉了,
修也修不了、開也開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iji 的頭像
jiji

Crying Smiley Clown

jij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