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理性衝在最前面的,
接著感性上氣不接下氣的追了上來,
最後連肉體也被前兩個連哄帶騙的跑向終點。

三者並肩站在終點後沒多久,
後方就拉起了封鎖線,誰也追不來、誰都回不去。

於是,進化完成,
至少在這場馬拉松中是如此,
而我如同觀眾全程看完,誰跑贏、誰跑輸、誰放棄都不受我控制,
應該說除非有人放棄,不然終點只是先來後到、只是遲早,
所以對於結果無感佔據了大部分,剩下的我早習慣忽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iji 的頭像
jiji

Crying Smiley Clown

jij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