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3 : 結局?





寫完"爛人"以後 便停頓了下來
其實也還在構思第三篇
只不過 一方面是覺得
蠻棘手的 不知從何下筆
另一方面 也是有人希望我不要再寫下去
希望假如我真的要寫 就另開個地方寫
因為他不想看到內容

假如是三個月前的我 有可能就此答應
不過 現在的我不會
一開始寫網誌的初衷 就是寫給自己看
有時候心裡的東西 雖然在心中存在著想法
但是就我自己覺得 寫出來讓它有個形式的存在
對自己比較好
而前一陣子的我 很容易就會顧慮別人對自己的看法
擔心自己的一些想法 假如透露出來讓別人知道
會不會有事?
只是這樣子的結果 我只是一直壓抑著自己
照著別人所謂的建議 所謂對別人較好的方法
去做不是自己的自己
再加上情緒的不穩定 很多時候 我表現出來的樣子
都不是我的真面目 也不是我想要的 反而卻把事情搞的很糟
不過在畢業前 我想通了
我想要誠實 至少對自己要誠實
把想說的話 即使不能對當事人講
至少可以寫下來 也就是這樣才開始寫網誌
假如我連寫下來都要什麼都顧慮 當初我也不會寫了
當然也不是什麼都寫 至少不會指名道姓的說出來
所以才叫"70%的真實"
並不是說有30%是假 只是假如真的全部都寫出來
那也太靠背了
很多事情到了現在 也不是都能一五一十的講
這些是我還會顧慮到的地方
而且 寫出來只是自己想到了 就寫一寫
把感覺發洩一下 當然不需要都道明
看得懂的人自然就知道我在講什麼
再說 我也不用把類似性幻想對象是誰
打槍次數幾次 用左手還用右手 或是兩手一起用
都交待的清清楚楚吧

可能有人會認為 打在這裡就會有很多人看到
就很多人會知道我的事情怎樣怎樣的
但其實我覺得
跟我不熟的人 即使看了我寫的東西
並不會變的比較瞭解我 也不會就這樣變的比較熟
不熟的人 也就還是沒話講
因為 如果不是了解我到一種程度的人
其實不太能夠完全看懂我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我寫的東西 當然就是以我自身的角度出發
用我自己的觀感 寫出我對事情的想法
至於如果有當事人 或者是知道這些事情的人看到
他們會有怎樣的感覺 卻不是我能掌握的
不以為然也好 說我放屁也好
都可以跟我說
不過我要是想到了什麼就還是會寫
因為我不想顧慮太多了 就連自己寫寫東西
如果都不能誠實的寫 那豈不是太累了

前話就說到這
此篇題目"結局?" 其實是上一篇"爛人的接續
但打到這邊 其實還沒有所謂的結局產生
就慢慢打好了






當時如果沒有甚麼
當時如果擁有甚麼
又會怎樣?
誰能告訴我 要有多堅強
才敢念念不忘?-----------------王菲 當時的月亮



一定會有人認為 把過去的事情拿出來講
是種放不下的行為 還活在過去
我卻覺得 其他人或許是
但對現階段的我 抱歉 這說法不成立
在我描述的事情中
所有任何被我描述出來的心情 都是事情發生當下的心情
或者是事情過後一段日子的心情
而我講出來 並不代表那些心情 被延續到現在
假如我現在還沉溺在所有以前的心情沼澤當中
我怎會有心情去回想 甚至是寫出來
我難過或是自暴自棄 自殘 還是胡思亂想 歇斯底里
都來不及了吧

我這個人 事情就是記得特別牢
或許細節會忘 但不會忘記事件本身的存在
一說到"念念不忘" 大多數的人都會認為是放不下
但我認為是過度解讀了
把其他情緒都參雜了進去
講到以前在一起的男女朋友
大家就會認為這人還對之前的對象有感情
講到以前失戀的經過
大家就會認為這人還未走出傷痛

沒錯 我對所有事情都念念不忘
只是 所謂"念念不忘"對我來說
也就只是記得而已



國中畢業後的那個九月
我升上了高中 跟我女朋友分手了
那時候還常常跟很多國中同學在通mail
不過大多數人都是通訊錄中有一脫拉庫的人
然後看到別人寄來的信 就在把信轉寄出去
所以常常就會看到自己看過的內容
被別人一直轉寄轉寄 自己也不斷的收到同樣的信
有天我就看到別人轉寄給我的信中
收件人有她的信箱
這個她是精神出軌事件中的她
當下我的心情有點浮動
因為當時的事件過後 我並沒有完全把她從我的心思中除去
懷著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講的心情
我把她加入通訊錄中
後來 她寄了信給我
向我問最近過怎樣
那時候她說她跟男朋友分手了
兩個人就這樣再度開始了連絡
也開始會在線上聊天
沒多久 我對她又回到以前那樣的感覺

聊天的時候 常常都會聊到對彼此的感覺的話題
有意無意的刺探著彼此的心意是如何
其實也都知道對方要問的是什麼
想知道的是什麼
卻也都不會全部說破
兩個人也常常在信裡說
會想對方這樣的話
那時候 我心中的重心就是她
還記得一年級的家政課
有次做個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總之作出來很漂亮 可以像蠟燭一樣的燒
裡面還可以放很多類似沙子 貝殼 有的沒的
那次我就想做個送給她
雖然我做種東西沒啥天份啦 不過我很用心的在做
要拿給她的時候 還是畢業後第一次見面
不知道為什麼 記得我蠻緊張的
天生俗辣吧

只是國中的事情
她似乎沒辦法放得下 常常在通信的時候
就講到以前的事情 說認為自己是第三者
而且畢業後 我以前女朋友的好朋友
曾寄了一封mail給她
裡面內容是一個放大的"幹"字
只要講到這種事 我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講才好
只能一直跟她說 她不是 她沒有錯

還記得有次打電話跟她聊天
也忘了為什麼會打給她
不過那天就從晚上10點半
講到早上4點半
我根本都忘了我是用市話打手機
事後才想起 當然那個月帳單就爆了

記得有個冬天 我從朋友那邊聽到
她好像交了個男朋友
那時候心裡很難過 向她求證的時候
她說在我向她求證之前 她就分了
交沒多久
其實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 我就覺得
即使她交了男朋友 我也不能說什麼
因為兩個人 即使彼此的那種感覺再怎麼好
真的要說起來 也只能是朋友
什麼都不是

有一陣子 她不跟我通信
寄了好幾封她都沒回
過了好幾天 她才回了一封信
裡面寫著:你自己說過什麼話 你自己清楚
那時候我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不知道我到底講了什麼話
所有的心思根本就都放在這件事情上面
什麼事都做不好
後來我打電話給她
才知道她朋友跟她說
我跟別人講 都是她在纏著我 而且讓我很困擾
我根本沒講過這種話
所以就跟她講清楚
講了好久才解釋清楚原來根本不是這樣
那通電話也講了很久
她問我現在對她的感覺是怎樣
我回答的答案我忘記到底是怎樣
總之就是我對她的感覺還是很特別
我還是把她看的很重 否則我也不會這麼在意
我到底哪裡做錯了 讓她不理我

只是那時的我不知道 原來那時候
兩個人就不再能像以前那樣子了
因為 在這時候 她已經交了個男朋友
而且就跟我同校 比我大的學長
兩個人是打工認識的

當我知道這消息 我其實沒有特別跟她說什麼
我只是把心裡的難過 都壓在心理
平常也都是跟她聊天
她不在線上 就留離線訊息
因為她男朋友也是一中的
所以有時會看到 她在一中出現
每看一次 就難過一次
因為我知道 她就是來找男朋友的
有次我看到她 不過我卻不想跟她對上視線
只是在麗澤樓練舞 後來她說 她有看到我跳
跳的不錯
不知道為什麼 聽到這些話的時候 我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我在妳心裡還像以前一樣重要嗎?"
"妳對我的感覺 還像以前一樣嗎?"
上面這兩句話 我不知道在心裡想了幾遍

二下快結束的時候 我和她講明了
我不想要在這樣子的關係
一直以來 這段關係都是我主動維持的比較多
這讓我覺得好累
不過即使累 我還是不想放開這樣子的感覺
因為 這種感覺就是我想要的
即使變的不太一樣 我還是認為可以回到從前
像這樣類似的心態 其實害了我不只一次
這是題外話

而今她有了男朋友 讓我對維持這段關係的熱情慢慢冷卻
所以 我選擇了了結
接著 我喜歡上了另一個女生
一樣的開頭 一樣的發展
都是從聊天開始
我以為 我可以變的比較對她不重視了點
和她講明之後
有一段時間 我都沒再跟她聊天了

後來在我喜歡上另一個女生的期間
似乎是我先開始跟她又有來往
一開始 跟她聊天的時候
都會講到自己的近況
現在想起來 或許當時 我有種要讓她知道
我自己現在也過的很好的想法
只是到後來 我自己的狀況又變的越來越糟糕
那可能是我人生中過的最頹廢的階段
我有陣子開始抽菸 喝酒 打牆壁
但我喝酒其實也不太會醉
打牆壁的話 曾經把朋友宿舍牆壁打個洞
後來變成 我只要心情低落 就會打牆壁
有段日子 我手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有七個
還不包括瘀青在內
中指的韌帶也被打的怪怪的
從那時候 我開始重新會跟她講心事
跟她講的大部分是對感情的煩惱
只是當我講了很多以後
她說了句話:
其實我覺得你應該多看看外面的世界
你會發現你的問題算是小
雖然對你來說是很嚴重
但聽多了外面的事
你覺會覺得自己的渺小

當下有被狠狠教訓的感覺
也覺得 我跟她 有些部份失去了
失去不是代表不好的意思
比較像是"汰舊換新"
一部份的東西被去掉 由另一樣來補上

她希望我答應她 不要再傷害自己
前途真的比較重要

有次我跟她聊天
我跟她說我覺得我是個很怪的男生
因為我一直以來 都會很想要抱人
尤其是難過的時候 就會特別強烈的希望
這時候要是有個人能抱 可能我會好過點
後來我就問:如果我想找個人抱 你願意當那個人嗎
其實我也找不到比較好的方式問 所以就直接問了
她答應了 而且說:
反正我們都這麼久的朋友 我們的交情都這麼久了
你有什麼事情 我幫的到的 我一定幫

其實那時候 我看到"朋友" "交情這麼久"
這些字眼
心裡有點怪怪的 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當我跟她這樣講的時候
她說:還是你覺得我沒有說這句話的資格

其實我跟她走了這麼長的一段路
她當然會是我心中最有資格的
可能是我心中認為 我在她心中 還會是比較特別
跟別人比起來 比較不一樣的
所以當我看到那些字 我會有種跟想的似乎不太一樣的感覺

有天 我看到了她msn狀態上打了"兩難"
那時候我就看的出來 她一定有什麼事
只是我一開始問她的時候
她也跟我說沒事
後來她說 她算是出軌了
而她出軌的對象我也知道是誰
一邊是男朋友 一邊是出軌的對象
知道了這件事 我寫下了一篇短文:

妳有著兩人並行的軌道
我是一條支線
我用未知的心碎 典當
交換妳的出軌 一段曇花的美
誰會知道? 口頭上的兩難
孰重孰輕? 失去了精準度量
這世界存在著令人心甘情願的不公平
妳擁有著兩顆心
而我只有半個妳
這一切
並不存在完美的痴心絕對

其實這其中也參雜了我以前的感受
接下來看著她還有他的網誌
兩個人相互關心
相互在對方的網誌上留言
其實我也會想 只是我沒有做
我怕她出軌的對象看到了
會影響他們的關係 畢竟我是個過去的人
看著她們說著捨不得對方
一心只想留給最好的給對方
心裡沒有任何不是滋味的念頭
就只是純粹的覺得難過
看著那男的寫下
"雖然我很清楚你的未來不會給我
不過我能把握現在的你 給你幸福"
"我們這種關係要維持多久
我還要背著第三者或是備胎的名詞嗎
我已經把我自己GAME OVER了
我很清楚你到最後選擇的是他
我想了很久...無論什麼他都比我佔優勢
不過我還是很愛你
雖然不能跟你在一起
至少在我去台北之前
好好愛你...."
這些話 我肯定說不出口
一直以來 我都對自己強烈的沒自信
而且 只要一有動心的對象
我就會開始覺得 我並沒有辦法給對方什麼
因為我其實不太適合交往
所以總是不敢作什麼 不敢說什麼
只是後來的我發現
兩個人 有了感覺 那就順其自然的下去
什麼都不用想太多 只要兩人開心就好
但在那時 他寫給她的這些文字卻讓我很難過
所以我寫下了"好難過"這篇

其實我很佩服那個男的
他那種心態上的不滿
他想要的 並不是只是這樣的關係
而是想要得到什麼 就講出來 並且試著去追求
即使結果會不盡人意 但還是努力
可能我跟她 就像她講的:
當初不是不接受 只是.....兩個人沒有更激情的越線吧

我始終是想太多 不夠不顧一切

昨天 前幾天我和她聊天
我跟她說有可能會是最後一次
並不是我不想跟她做朋友了
而是兩個人的關係一直在變
而這段關係 一開始就並非建立在單純的友誼上面
不是說單純的友誼沒有辦法
而是男女之間的關係本來就是要帶點非友誼的成分在裡頭
才會比較容易建立起來
經過這麼久的時間
經歷這麼多的事
每次發生的事情 都會一點點 一點點的改變著一切
雖然還是朋友
卻又不是單純的朋友
三年半來發生的事情
造就的今天的局面




這篇的題目: 結局?
其實就是我的感想
當初畢業的時候 我以為這就是結局了
沒想到兩個人又聯絡上了
在她交了男朋友 我和她講明後
我以為這就是結局了
結果後來也還是有連絡
這次呢?

我知道妳一定會看我這篇網誌
也知道妳的心情也會起伏
也許妳會覺得 兩個人不就都好好的嗎
為什麼又突然這樣子
我也說不上來

我不知道妳是怎麼想的 只是我也沒有辦法
用完全是對朋友的心態去對妳
妳看完了這篇
可能我對妳的相處方式又更讓我不知如何去處理
如何用最好的方式 來達到平衡
所以我先對妳講了那些話
可能那次是最後一次跟妳聊天
當然 妳在我心中還是特別的存在
就像我們之前都曾對對方講的話:
在我心中 始終留了個位子給你

這會是結局嗎?
我不知道......
妳會讓這變成結局嗎?
我不知道......





這篇可能看的人會覺得有點悶
因為連我自己都卡了很久 不知道要怎麼寫
接下來還會有個一兩篇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iji 的頭像
jiji

Crying Smiley Clown

jij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